ria

斯莱特林五年级在校生 擅长飞行和算数占卜,魔药课常年不及格,从没扣过院分但经常被斯内普关禁闭

戏剧性色彩

伦敦给你的印象并不好。刚下飞机就劈头盖脸的大雨让你成了落汤鸡,偏偏还要一个人提着几十斤重的行李箱赶到学院里去见导师。

嘛,算了。希望是些和蔼可亲的老师——!你一边念叨着一边一口气把箱子提上最后一阶楼梯,抹掉糊在脸上的雨水,匆匆忙忙赶上了最后一班巴士。

落座之后总算有时间掏出餐巾纸拧干头发,豆大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汇成小溪流下。

大学毕业以后考上了英国学院的研究生,抱着“探究其他国家文化”的心选修选了英文文学,这对于工科生的你来说可谓是搬了石头往自己脚上砸,但你来到这座城市,突然乐颠颠的想这还挺值的。

“导师您好。”在学院里饶了一圈之后,你对着英文文学的教授发出程序性的问候,“我是今年选您...

我只是、讨厌战争

“主公……您真的没问题?”


“你别说话。”


江雪左文字犹豫着噤了声。


修复室里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你小心翼翼的揭开他肩膀上的纱布:伤口恢复得很好,已经结痂了。


“恢复得不错。”你皱着眉点点头。躺着的银发男人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你把他的衣服整好,坐在床沿,挑眉看着躺着的人:“你在怪我?”


“……没有。”江雪左文字偏头。


你哑然失笑,呼出的一口气消散开来只剩下沉默。这次派江雪左文字领队出征的是在战国时代,时间溯行军妄图阻止一场战争,你本来是想试试江雪左文字来到这座本丸的决心,没想到这家伙以上战场就独自面对最强大的大太刀,重伤。你不...

热茶


夏天刚过雷阵雨的天气,蜻蜓在院子里没头没脑的转来转去,新鲜的雨水沿着瓦楞缝隙,任由重力把它们拉到地上去。

你沿着木制走廊,打着哈欠一路向前——昨天实在忙到太晚了,就算补了觉脑袋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

“主公,来一杯茶么?”三日月看着有点摇摇晃晃的身影由远及近,笑着邀请。

“嗯?”

“新鲜的糯香普洱,养胃的哦。”三日月宗近坐在门廊下偏头,举起手中冒着热气的茶杯。“而且也提神。”

感到身体里涌起的那股疲倦,你点点头坐到他旁边,两条小腿晃在空中。三日月把斟好的茶递到你手里,糯米一样的茶香撩的心尖痒痒的。你抿了一小口——淡淡的苦涩和醇香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感觉还不赖。

“对了,小狐丸呢?我记得...

求助

没有看第三季的动力了……前几天开会员的朋友剧透了下说遥对郁弥道歉,是关于当时退出游泳部的,好像挺多人心疼遥,但是这本来就是遥自己的问题啊,因为个人原因退出本来游接力的队伍,不和队友解释清楚,换我我也很气,到底是不是真心的朋友呢,他到底有没有在乎过队友的感受呢……
当时因为打击了凛而自责放弃竞技游泳也不意味着不再和朋友一起游泳了啊……况且他到了岩峦还那么想要游泳那么积极修游泳池

【送行】晚了的短篇

刚刚睡醒正想出门煮一壶茶的你在门廊下看到了全副武装的加州清光,他的手紧紧按在刀柄上,低着头。

“要走了?”你微笑地看着他。

这样的问候那么自然,就好像无数次你问他今天要不要喝一杯茶一样。他身着蓝色条纹的短披风的样子让你想起大和守安定修行临走时的情景,也是在这样一个雾气迷蒙的清晨。

“是的,主人。出去修行。”

你回里屋去把包裹取出来没有给他,而是倚在木制的门柱上看着他柔顺的黑色长发和白皙的侧脸。想到以后这段日子都不会有他的陪伴心里有一点点感伤,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这么想。

是因为大和守回来之后受到刺激想要变强吧?你这么想着。


你总能想起梅雨季节的时候你们坐在门帘下吃包了梅子干的饭团,夏天...

the beating heart——墓碑 杰医 同人 (番外)

ooc,介意请出

番外是几个小片段串在一起

食用愉快

——————————————————————————

他想了想,又加了一颗安眠药在罐头里。

>>>

月夜里的庄园阴森森的,园后的花园早就荒废,野木横生,玫瑰恣意,在走廊巨大的落地窗上投下深蓝色的阴影。

杰克在一扇雕花木门边上放下罐头,推开门。

医生静静地睡在床上,被略显陈旧的天鹅绒被子包围着。她即使睡着的时候眉头也是微蹙的。

他早就知道女孩找到了存放日记的橱柜,翻看了关于他的内容,可是他没什么情绪波动。豢养的这只折翼鸟,只要主人不高兴,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

“我很抱歉。关于你的过去,我很抱歉……”

他...

《the beating heart》(下)杰医同人

>>>

杰克每天在家的时间很短,只有基本的睡眠时间。

从医生陈列室出来之后她几乎没和杰克碰过面了。庄园这么大,丽兹随便找了一个带窗户的房间。

既然他不打算杀她,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住在那种令人作呕的地方呢。

奇怪的是,几天过去了,杰克没有来找她,没有对她施以束缚,如果不是每天早上门口都会出现的几个罐头,丽兹都快怀疑杰克是不是忘了还有自己这个人存在。

她的胆子大了起来。

每天晚上准时的6点,丽兹都能从窗户看到那个瘦削的身影离开。

她把咯吱咯吱的木门打开了一条缝,几天以来第一次走出了房间。

这个庄园并没有它外表上看起来那么破,基本的骨架装潢都保存的很好,木制家具虽然有...

《the beating heart》(中) 杰医

腕骨濒临断裂的疼痛像是一下子消失不见,医生直直的僵在门口。

数百具年轻女孩的身体,浓浓的福尔马林溶液浸泡保留了她们临死时候扭曲的表情,身上衣衫破烂,隐隐看见她们姣好的身躯。

医生眼角抽搐,伏地干呕起来。杰克松开了她的手腕,像是很有耐心的看她把偷吃的罐头吐了个干净,然后扯着她的头发强迫她看向自己。

医生涣散的眼神缓缓聚焦,再到死死地盯着杰克似笑非笑的面具。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受损的喉咙即使发出一个音节也涌来大批的疼痛,可她感受不到,心底的绝望和愤怒一个劲地往上涌。

“为什么?”冰冷的声线还是那样一副嘻哈欢乐的调子。
“为什么要给你看这些?拜托,医生小姐,你以为我是专门给...

《the beating heart》(上)杰医同人

剧情人物ooc
慎入
新人,打法上有纰漏

>>>

杰克桀桀笑着追赶着蹒跚的园丁,逃亡者已经破译了所有密码,从废弃的房屋缝中看过去,大门就像是近在眼前,但他一点也不急,杰克喜欢那种逃亡者眼中希望一点点消失殆尽的感觉。

最后的两个小玩偶,园丁和医生,不知道能不能供他玩过这个黄昏。

门口那个小医生慌里慌张的解着密码,一副快要魂飞魄散的样子让他心情好了起来。

哈哈。他小声哼起了歌。

蹒跚的园丁慢的跟不上脚步,他皱眉,不耐烦的在园丁屁股上踢了一脚,满意的看着他向前狼狈地打了个滚。不错,后知后觉的小医生终于注意到这边了,她鲜红色的心脏砰砰跳的模样让嘴角的弧度更深了。

好了,你会...

© ria | Powered by LOFTER